省级农商行再“迎新” 省联社改革稳步推进

  又一家省级农商行获批开业。近日,海南农商行开业获批,董事长、行长、副行长在内的一众高管人选也随之浮出水面。伴随海南农商行开业,参与合并的20家海南省行社将自行终止,债务债权由海南农商行承接。5月7日,北京商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目前参与合并银行的更名挂牌工作还在陆续开展中。

  近年来,在“一省一策”政策指导下,省联社改革驶入“快车道”,已有多地改革方案成功落地。在此之前,与海南农商行同期公示获批筹建的四川农村商业联合银行、广西农村商业联合银行也于年内相继揭牌开业。

  在分析人士看来,省联社改革首先要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同时还应考虑当期处置面临的风险,未来省联社改革趋势仍将因地制宜,目标是加快建立现代商业银行治理体系,促进多层次银行体系发展。

  又一省级农商行获批开业

  年初公示获批筹建的海南农商行拿到开业“许可证”。5月6日,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海南监管局发布公告,同意海南农商行开业,注册资本金为220.21亿元。

  获批开业的同时,海南农商行首任高管信息随之浮出水面,董事长李晓刚,行长陈维,副行长刘国鑫、吴敏、邹燕玲等一众高管的任职资格获得核准。从高管履历来看,多位高管均来自海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例如,海南农商行董事长李晓刚现为海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书记、理事长人选;海南农商行行长陈维为海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副书记、主任人选。

  据了解,海南农商行由海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及19家农合机构采取新设合并的方式组建。伴随海南农商行开业,海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海口农商行、海口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三亚农商行、海南文昌农商行等20家行社将自行终止,债务债权由海南农商行承接。

  5月7日,北京商报记者从多位知情人士处获悉,海南农商行的成立意味着相关农信社、农商行法人将统一,目前相关更名挂牌工作还在陆续开展中,个别银行已将总行楼牌更换为海南农商行。

  据了解,海南农商行是今年第三家获批开业的省级农商行。此前,与海南农商行同期公示获批筹建的四川农村商业联合银行、广西农村商业联合银行已于年内揭牌开业,1月29日,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四川监管局向四川农商联合银行颁发金融许可证,标志着四川农商联合银行正式挂牌开业。2月6日,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广西监管局向广西农商联合银行颁发金融许可证,广西农商联合银行当日宣布揭牌开业。根据广西农村商业联合银行数据,截至2024年一季度末,广西农合机构资产总额、存款余额均突破万亿规模,其中,贷款余额达8012亿元。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认为,通过成立省级农商行或联合银行,有利于整合各方资源,产生规模效应,形成经营与管理合力,提升区域中小银行整体品牌形象,也有助于推进中小银行改革化险的任务。

  省联社改革蹄疾步稳

  海南农商行获批开业是省联社改革的又一动向。在“一省一策”政策指导下,省联社改革驶入“快车道”,已有多地改革方案成功落地。2022年4月,浙江农商联合银行成立,标志着全国深化农信社改革的“第一单”落地,随后辽宁农商行、河南农商联合银行、山西农商联合银行相继于2023年获批开业。

  梳理各省改革方案发现,目前,省联社改革常见的模式有四种:统一法人模式、联合银行模式、金融控股公司模式和金融服务公司。其中,前两种模式较为主流,如海南省、辽宁省均采取统一法人模式,筹建成立了省级农商行;而四川省、广西壮族自治区、河南省、山西省、浙江省则选择了保留两级法人地位不变,组建了省级农商联合银行。

  招联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分析指出,统一法人的省级农商行模式有助于集中配置资源,提升经营管理合力和执行力,在部分经营区域较小、机构数量不多的省区,这种模式仍有借鉴意义。而将省联社改制成为省级农商联合银行,在保持两级法人地位不变的同时,申请业务资质和牌照,增强服务内容和能力,是相对优化的一种模式。

  由于各省份发展情况不同,因此在推进省联社改革的进程中,倡导因地制宜,稳妥推进。产业经济资深研究人士王剑辉认为,省联社改革首先要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同时还应考虑当期处置面临的风险。省联社改革应该因地制宜,在经济发达地区应更多突出差异化竞争,不强行要求统一联合,在经济较为薄弱的地区,应通过联合提升银行信用水平和运营效率,最终形成多元良性的农村中小银行发展格局。

  “省联社改革有助于防范化解潜在风险,通过改革完善农村中小银行内部治理,提升风控与经营能力,畅通宏观政策传导,更好服务小微、三农和区域经济发展。”周茂华认为,未来省联社改革趋势仍是因地制宜,“一省一策”,目标就是加快建立现代商业银行治理体系,促进多层次银行体系发展,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更好服务实体经济。